“舞马”——全球最美的秀!

“舞马”——全球最美的秀!
舞马奇迹  奇迹:惊!奇!险!绝!美  观众的心境跟着舞台的改换,感触着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的流通,跟着马儿时而惊险、时而唯美的的舞蹈,观众也在热血沸腾和心神泛动间转化,用五个精准的词表述扮演便是:惊、奇、险、绝、美!  惊:水浆突溅、黄沙飞扬, 迅雷般冲进视界的群马奔驰,眦目扬鬃,但这不是在草原,而是在眼前,近在咫尺的张狂。  奇:四季轮转、白云苍狗,古今嬗变、海天一线。史诗恢宏、如梦如真、个中美妙、无以言表。是梦,在CAVALIA, 是真,在舞马的舞台。  险:36米高处的腾空飞落、60公里时速奔驰马背上的空翻、空中与马儿环绕的芭蕾舞蹈,是命悬一线的忧虑和惊慌,终究却是如释重负般的惊喜和愉悦。  绝:人马情歌,旷世讲述,从降服和降服,从头回归和睦和尊重。人马共舞,在拂晓、在星夜,在草原、在山顶,这是人类第一次为马而歌,这是马儿第一次因人而舞。  美:光影下漂浮空中的歌者,纠缠惊觉,天籁无边,而月夜下的溪边,人马共舞,银鬃青丝,随和风飘动,随月光入窗,潜入到心田。  如果说秀着重的是一种更立体的感官体会,那《Cavalia·舞马》则能够说是竭尽全力地在发明奇迹。  马儿才是舞台上真实的主角!  诺曼·拉图爱是《Cavalia·舞马》的创始人兼艺术总监,一同他也是在世界范围内最负盛名的太阳马戏团的创始人之一。  偶尔一次他在制造另一场舞台秀中发现,观众凝思张望的不是艺人的扮演,而是从场内走过的马儿,他当即意识到:马儿才是舞台上真实的主角。  所以,这一场人马共演,交融了戏曲、舞蹈、马术、空中维亚以及多媒体扮演的大型舞台秀由此诞生。  《Cavalia·舞马》的故事从少女与马接近的愿望开端,总共十四幕,每一幕都是少女与马儿联系的更迭。  她们一同从凄凉的原始窟窿,走过热带雨林,抵达荒无人烟的沙漠,从奥秘的东方相伴来到文明气味浓郁的欧洲,人和马之间的联系也从开始的生疏惊慌渐渐过渡到相知相依。  挖苦的是,这调和相伴的不和恰恰是都市人之间愈生长愈疏离的联系。  马儿与艺人是搭档、是朋友  听起来简略,但试想一下马儿的脾气品性吧,要让天生爱自在的它们依照剧情“走位”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  《Cavalia·舞马》中的马均是来自西班牙、法国和美洲等国家和地区的贵重快马。为了与马儿培养出肯定的信赖与默契,艺人们平常不只要给马儿们喂养、洗澡,还要一同游玩。  他们朝夕共处,是一同阅历年月的搭档与朋友。  在暗地,马儿和艺人穿“情侣装”,让人类搭档们帮它们洗澡,敦促人类搭档和它们一同出门漫步,天冷时要人类搭档帮它们“盖被”。  艺人们这样点评他们的舞台火伴:“马儿是舞台上真实的主角,马儿跟咱们是家人,咱们有着相同的血液”。  另一方面为了确保扮演质量,不让马儿累着,练习中的马儿是不会带马鞍等马具的,练习时间要长达数个月才干登台。  正是有了这种天然的共处方式,马儿宣布的反应也是天然、令人舒畅的。  即便如此,《Cavalia·舞马》扮演中,马儿们仍是会有不同程度的“即兴”,艺人和乐队需求依据它们的体现随时做出动作或音乐上的调整。所以,你看到的每一场《Cavalia·舞马》扮演都是绝无仅有的。  兴致高时,它们会超常发挥,给观众献上冷艳万分的马秀;闹心情时,它们在舞台上就敢和火伴“斗嘴”,然后怒冲冲地跑回后台。  看过《Cavalia·舞马》扮演的观众都反应说:这些马儿流露出的清楚是人类的心情。  这也是《Cavalia·舞马》的艺术魅力地点。  数据:20个投影仪、12吨水、2600吨精密沙子  Cavalia 是法语、西班牙语与英语单词中马和马队的变体。  诺曼·拉图爱本来算不上是一个爱马之人,但在创造《Cavalia·舞马》的过程中,他逐步爱上了这种动物。  为了能让马儿扮演时能在舞台上自在奔驰,《Cavalia·舞马》具有2440平方米、可包容超越2000位观众的超大扮演帐子,有时候马儿们乃至能够不受骑手和缰绳的约束,在观众面前奔驰而过,演出一场奔马之舞。  从椰树摇曳的非洲走到冰冷的西伯利亚,从海滨走到沙漠,想要缔造出如此气势恢宏的舞台奇迹,要依托20个投影仪、12吨水和2600吨精密沙子打造。  60米多媒体环幕让不断轮换的场景呼之欲出、120000升循环水幕也反常壮丽……  此外,扮演主帐子中的每一排座位都将装置内部温控计,帐子剧场内装备了800台冷暖空调,确保帐子内的温度为恒温。  引发人与社会联系的考虑  《Cavalia·舞马》在宣传中历来不说它是一场马戏扮演,也不肯将其界说为马戏。  由于许多马戏团会用十分不人道的方法对待扮演者和动物,《Cavalia·舞马》从创始人到编舞家、扮演者,不期望自己的著作同以往不光彩的马戏方式有所感染。  诺曼称:“马便是马,咱们不会披挂和指使它们,仅仅期望它们能在舞台上得到高兴。只要它们高兴了,台下的观众才会高兴。人和马一同探究地球上最美丽的风光,穿越不同种族的文明。”  时至今日,能看到马的当地现已不多了,更不要提和它们回归到一种相等密切的联系之中,在这种时间,《Cavalia·舞马》的出现正是一种提示,它以“反马戏”的方式约请观众回到与生命温顺相待的时间。  单纯从娱乐性上来看,《Cavalia·舞马》带给观者的视听享受是无与伦比的。  而对观众来说,最动听的部分仍然是进入情境后,去感触著作关于人与动物联系的出现,乃至它还会引起观众关于社会与自己联系的考虑。  这种讨论在以往的马戏扮演中是看不到的,由于后者是人工驯化的效果展,只为博君一笑罢了。  事实上,以电影、小说为载体的此类文艺著作不算少,但在舞台著作范畴,《Cavalia·舞马》的做法仍是很前卫的,究竟电影能够用特技、小说是言语描绘,而舞台秀则是名副其实地出现,掺不得半点假,这也是它可贵的地点。  (星月飞扬)

发表评论